搜索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文学作品

我的启蒙老师

日期:2019-09-10 10:22:51        来源:新西部教育网    浏览量:

         清醒与混沌,愚昧与聪明,灵巧与笨拙,失败与成功……除非天生的痴呆和弱智,绝非先天决定,而是后天受教育所塑造的。“古之学者必有师”,对于上过学的人,谁能轻易忘记曾向自己“传道受业解惑”的老师?特别是启蒙老师,在每个人的人生的路上,他的影响都将相伴一生。三十多年过去了,在我的心中始终铭记着一位最使我感激,给我鼓励,并影响我一生的启蒙老师,他就是我的小学老师方行成先生。

       在我的记忆中,他是一个极质朴,方正的人。他那是约么二十岁,整齐的平头,一身朴素、笔挺的中山装,走起路来刚健有力,正如他要求我们的“行如风”。

       记得我刚进一年级不久,削铅笔都不会,妈妈说在学校可以请老师给削。可以请老师给我削铅笔?看着他那严肃的形象,我很疑虑。一次,我正在写作业,不巧铅笔墨断了,怀着试一试的心理,我怯怯的对他说:“老师,我铅笔墨断了……”他会心地笑了笑,和蔼地说:“我教你,不会的事情给老师说。”然后,他接过铅笔摁在课桌上,用小刀很细心地削笔身、刮墨,他转动着笔杆,削得很慢,还让我认真地看着。就这样他为我削了一个多月,我也知道了怎么削铅笔,可是还习惯性地让他给我削。这次,他显然不高兴了,严肃地说:“自己的事要学会自己做,你看了这么长时间,也该自己动手试试。”我这才明白,他为我削了这么长时间,是为了教我,自己能做的事还得自己做。我回想起他削铅笔的方法,居然削成功了。这时,他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连连称赞,“不错嘛!不错嘛!就这样,小心点,别伤了手指头。”

       我上学以来获得的第一个“荣誉称号”,是他授予的。妈妈经常教育我,见人要打招呼,要尊敬老师和长辈,不准骂人,更不许打架。我都牢牢记在心里,并一直按这样的要求做着。方老师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在班会课上,专门就文明礼仪召开了一次主题班会,把我树立为榜样。他让同学们选举一名“文明之星”,同学们都异口同声地选举我,他很隆重地为我举行了授予仪式。我那时的心里别提有多美滋滋的,恐怕比现在获得个优秀教师都还光荣。既然是“文明之星”,那在学校当然得有个“文明”的样子,不光言行文明,表现好,还要学习好。在家里,有时不听父母的话,他们总会说我可是文明学生哟。于是,为了我“文明之星”的荣誉,我竟然会顺从。真没想到,方老师授予的这个荣誉称号竟有如此魔力,让我受用终身。

       那时,我们每周有一节劳动课。一次,在校园地拔草,茅草划破了我的手掌,看着流出的鲜血,我吓得哇哇直哭。他闻声赶来,看了我的伤口,说:“不要紧,莫怕,我有单方保准没事!”只见他向在地里干农活的一位老农要来一撮老旱烟,撕碎,揉软,给我敷在伤口上。也许是单方起了疗效,也许是他的自信鼓舞了我,抚慰了我的心灵——居然不感觉疼了。在我童稚的心灵里,觉得他具有非凡的神力。

       他的神力还不止于此,他简直是那时学校的“万金油”——虽然他当时还是一名民办教师。那时学校的活动真不少,演讲比赛啦、体操比赛啦、故事会啦等等,每次活动时,他总会提一把黑锃锃的大算盘,在评委席旁边就坐,负责汇总比赛选手的得分。只听“吧、吧、吧……”,最后一名评委刚报出评分后,汇总成绩他就脱口而出,这令我们这些孩子啧啧称奇又羡慕不已。有时数学老师请假,他竟然能顶班为我们教学,丝毫不影响我们的学习。(老师认真好学,自然胜任各科教学,只是在我们这些孩子的眼里,他教学担任的学科以外的学科,令我们钦佩不已。)他除了教我们文化课,还负责学校的文体活动,到现在我还记得“庆国庆”时他编排的花环操,和变换出“国庆”两个字的方阵。他每隔一两个周还会为我们上一节毛笔字课,“横平竖直,撇捺舒展……”,他一边讲解,一边用清水在黑板上示范,课后他还会把写的范字送给我们回家练习。现在想来,那时课程设置未必要求开设毛笔字。(就是现在好些学校也未开设。)也没有校本课程一说吧。这样看来,他不啻为素质教育的践行者,这让如今某些科班出身、接受系统的教育理论学习的教师情何以堪?

       在我上小学时,去往学校的河上没有桥。每遇到下大雨,当我们来到河边时,他总等在那里,把我们背在背上,用他强健的身躯抵御河水的冲击,稳健、小心地移动脚步,洪水气势汹汹,我们在他背上却感到温暖和安然。他把我们一个一个送过岸,拖着水淋淋的裤子,和我们一起去学校,自己都顾不得换身干衣服,就给我们烧开水,组织朝读。

       要说那时我们最开心的事,莫过于他带我们去出游。在他教我的五年时间里,他至少带我们出游了三次。一次是带我们去家乡的中咀河参观,让我们亲眼目睹了石材的开采,感受到了家乡遍地都是宝;他还现场教学,为我们讲解石拱桥的知识和中咀河桥建造的经过。一次是去家乡的敬老院看望慰问老人,为老人们送去精彩的节目,并帮人们料理家务、义务劳动。最难忘的是去北山五個寨春游,暮春时节,阳光和煦,青山葱茏,我们打着红旗,一路欢歌笑语,第一次领略了山的高、险,登临顶峰, “一览众山小”的万丈豪情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   最后一次见到他,是我上师范那年。他显然苍老了很多,但精神矍铄。他问我现在在哪儿上学,我不好意思地说在上师范。他却赞许地说这可是挤破头的专业啊,叫我好好珍惜。他还满怀希望地给我分析了教师的美好前景,我竟然相信了。

       那次与他别过之后,我近二十年再也没有见到过他。然而,他春风化雨般的言传身教,给予我的智慧和力量一直伴我左右,指引着我向前走。

     (作者
罗长城 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张滩高级中学)

责任编辑:孙佩婷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 | 友情链接
新西部教育网 建站时间:2006-3-28 陕ICP备18017998号-1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万博网络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18017998号-1
站长QQ:596104684 站长邮箱:newwestedu@163.com 联系电话:029-85526885